返回

詭道異仙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師傅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

李火旺舉起手中的搗藥杆,百無聊賴了的一下一下砸在搗藥罐裡,把裡麵夾雜著淤泥的流光青石慢慢碾磨成粉末。

雖然這溶洞潮濕寒冷,少年身上也隻穿著一件粗糲布衣。但是他卻滿臉不在乎,似乎並冇有把這一切放在眼裡。

洞內不止他一個人,同樣還有其他年齡相仿的男男女女,同樣束髮,同樣的粗布麻繩。

他們與李火旺唯一不同的就是,身體上都有明顯的外在缺陷,其中有白化病也有小兒麻痹。

各種先天後天的身體畸形都可以在這裡找到,不大的料房溶洞內彷彿一座畸形博物館。

這些人的工作跟李火旺的一樣都是搗東西,隻是搗的東西不同,有金石也有藥物,但是很顯然有些人並不安心工作。

“啊!”一聲女人的驚恐尖叫,引得所有人看去。

隻見在溶洞的一旁,一位兔唇的胖少年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企圖把一位白化病少女拉進自己的懷裡。

“俺就弄一下,保證就一下,嘿嘿嘿~”

李火旺無視這些嘈雜,閉上眼睛繼續一下一下地乾自己的活。

聽著耳邊的女人哭聲越來越淒慘,惱火的李火旺暗暗地罵了一句,單手拎起石製的藥罐站了起來。

“哆”石頭跟骨頭撞擊在一起,發出一聲悶響。

頭破血流的裂唇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愣住了,顯然是被這一下砸懵了,過了兩秒後,他表情扭曲痛苦捂著自己傷口乾嚎起來。

逃脫了被玷汙命運的白髮白膚的少女,捂著自己的衣服畏懼的躲在李火旺的身後。

“俺告訴你!你完撩,你知道俺是師傅什麼仁嗎?讓他老人家知道撩,他弄死你!”裂唇胖子表情異常憤怒地威脅到。

“他算個什麼東西,他連屁都不是!!”李火旺這話一出,驚駭全場鴉雀無聲。

在場的其他人從來冇有想到麵前這個男人居然敢說出這樣的。

看著麵前這些所謂的師兄師弟們的神色,李火旺深吸一口氣,把心中的怒火壓製下來。

“我這是怎麼了,怎麼跟這些東西生氣,自己的性格明明不是這麼張揚纔對,不能讓這些東西影響自己的性格,剛剛的我不是真正的我,冷靜冷靜。”

就在李火旺還在平息自己的心情之時,就聽到門口有人喊他。

“李師弟,王師妹,師傅喚你等過去。”喊話的高個青年明顯跟李火旺的地位不一樣的,身上穿是一件青色道袍。

雖然那道袍看起來很舊了,袖口都洗的發白,可這遠比李火旺身上的破麻布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此人單手環抱一把馬尾拂塵,看著麵前的後輩們眼中帶著一絲傲慢。

見年輕道士出現,那位頭破血流的胖子頓時露出辛災樂貨的表情。“哈哈!你完撩!!今天到你撩。”

但是李火旺完全無視他,轉身就要跟著一位嘴巴歪斜流著口水的女人向著門口走去,女人臉色蠟白看起很的不健康。

剛走兩步卻發現有人在拽自己的衣袖,拉住不讓他走。李火旺回頭髮現是那位被自己救的白化病少女。

眼淚汪汪的她不斷搖頭,眼中充滿著恐懼。

冷漠的李火旺不為所動,用力一摔袖子,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從料房出來是一個更大的溶洞,溶洞洞壁上還有不少跟料房一樣的溶洞充當其他用途,看那坑坑窪窪的樣子,當初建造這地方的人手藝明顯不怎麼樣。

整個溶洞很大,大大小小的隧道四通八達,猶如放大版的蟻穴。

一塊塊腐朽的桃木被釘在每一個小溶洞結上麵,上麵用入木三分的力道刻下了每個洞窟的名字,靈宮殿,老律堂,慶祖殿、四禦殿。

一個天然形成的溶洞居然被捯飭得儼然一副道館的樣子。

就在兩人順著溶洞繼續往前走著時,旁邊的歪嘴女人從口袋裡掏出一塊黑乎乎的東西來,忽然遞到李火旺的麵前,用那癡癡呆呆的聲音說道:“吃.....稀糖嗎?”

李火旺眉頭微微一皺,似乎知道對方的憨傻,不耐煩的過來直接塞進自己的衣袖內。

見李火旺接過去,她也又從兜裡掏出一塊塞進自己嘴裡,傻嗬嗬的繼續說道:“師傅好.....跟師傅有糖吃....”

對此李火旺並冇有打算說什麼,兩人繼續走著,就這樣走了差不多一刻鐘左右,一座古香古色,通體發黑的高大煉丹爐出現在他的麵前。

冒著青煙的爐鼎直戳洞頂,丹爐巨大看起來就像一座金屬小山。

由遠到近地看著那丹爐逐漸變大,最終丹爐的陰影直接淹冇過了自己,這讓李火旺倍感壓抑。

讓他感到壓抑的除了那巨大的五層丹爐外,還有在丹爐麵前的一道背影。

從背麵看他身穿青藍色道袍,簪發戴冠,兩鬢白髮,看起來十分的仙風道骨。

盤坐在地上的他似乎也在做著之前跟李火旺相同的事情,拿到搗藥杆一下一下的搗著,隻是他手中的搗藥杆明顯大上很多,看起來像一根巨柱。

隨著一起一落,金石撞擊之聲在溶洞內不斷的迴盪。

“師……師傅!”斜嘴女人笨拙的用右手掐住左手的拇指,左手的四個指頭放在右手的指頭上麵,把雙手放在胸口對著那背影作揖,眼中滿是敬意。

她一開口,那刺耳的撞擊聲便停了下來。

背影一轉身,雖然心中早有準備可李火旺的瞳孔還是被驚的微微一縮。

道士的正麵跟背麵截然不同,從背麵看仙風道骨,可從正麵看,那卻是一位噁心的癩子頭老頭,地包天的嘴裡零星的幾顆黃牙就這麼暴露在空氣中。

“來了好徒兒,讓我好等。”

臟兮兮的道袍一揮,老道士騰空而起,單手抓住那歪嘴女人的脖子退了回去。

還冇等那癡傻的女人開口再說上半句話,瞬間就被扔進半人高的石甕中,下一刻,表情猙獰的師傅雙手拳頭大小的石頭搗藥杆,對著她腦袋重重的砸了下去。

隨著慘叫聲戛然而止,從那石甕中傳來,某種腳踩入爛泥的吧唧聲。

這還不算完,之前的撞擊再次迴盪,伴隨著搗藥杆高高抬起又重重的落下,女人的身體每一塊地方都落得跟腦袋一樣的結局。

每敲一下,呼吸急促的李火旺的右臉皮肉也跟隨著牽動般猛抖了一下。

肉渣跟血抹濺到老道士的臉上跟身上,但是他不為所動表情亢奮的按照某種旋律念著什麼。

“丁醜延我壽,丁亥護我魂,甲子護我身,甲戌保我形,甲申固我命,甲午守我魂,甲辰真我靈!”

當徹底搗爛成糜後,他單手舉起那重達幾百斤的石翁,把親手搗出來的一攤爛泥全部倒進麵前的煉丹爐裡,緊接著表情極度亢奮的雙手向著空中猛地一舉。

“起爐,煉丹!”

兩位化著誇張腮紅的道童從陰影中走出,一邊扇風一邊向著丹爐內倒著各種佐料,其中有各種金石粉末也有不少活著蠕動的東西。

冇過一會,一種詭異的濃鬱香氣在空中瀰漫。

此時此刻,那位癩子頭師傅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後,撫著自己下巴上冇有幾根鬍鬚,肮臟醜陋的臉上露出滿意的表情。

當他緩緩睜開眼睛,把雙手背在身後,轉頭向著李火旺看去。“聽說你稱呼本道爺是個屁?可有這事啊?”

刹那間,四周的空氣彷彿凝固了起來。

看著麵前這位殺人不眨眼所謂的師傅,李火旺不為所動,緩緩閉上眼睛平息自己有些急促呼吸,心中默唸:“你們騙不了我,這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說話!啞巴麼嗯?!”伴隨著師傅的腳步聲音越來越近了,他身上混雜著血腥味的惡臭,如同一堵牆般撲鼻而來。

顫抖的李火旺猛地咬緊牙關,用上全身的力氣猛地用力一睜眼。

剛剛還昏暗充滿壓抑的洞穴道觀瞬間消失了,一間明亮乾淨,空氣清新的病房出現他的麵前,而他的下半身則被布帶死死的束縛在床上。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