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奸臣是個妻管嚴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好不知羞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太晏明正十年,五月半。

長奎縣,青嶼村地處稍北,天氣轉熱,田間綠油油一片,麥穗顆粒飽滿,低垂著頭,隻等六月精陽,夏至帶來金黃的豐收。

村裏人都在為下個月的農忙做準備,餘家人也在忙著用藤條編盛糧食的筐鬥,餘老太太整理好手邊的藤條後,往東邊屋子瞅了一眼,對三房兒媳婦趙氏問道,“東屋那個還有氣冇?要是冇氣了,知會二房早點用破草蓆子捲了扔山上去,免得在家裏晦氣!”

趙氏聽後,臉色有些難看,冷哼一聲,“她倒是命大,我早上悄悄看了一眼,還喘著氣呢,冇死!”

說完,她用力折了一根藤條,咬牙切齒的道,“還好我們家四哥兒守規矩,冇出什麽亂子,不然……”

她聲音一低,仍舊是一臉憤憤的表情,“二嫂就算是沖喜,也不該什麽醃臢貨色都往家裏弄,差點就禍害了我家四哥兒。”

老太太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一抹狠色,“甭管還活不活的成,這人二房是甭想留下了!”

一旁大房夫妻兩個人,都低著頭忙自己手頭上的活,不敢多言語。

東屋,二房媳婦宋氏喂餘夢山吃了藥,又小心翼翼的檢視了自家丈夫左腿的傷口冇有出血潰爛,才稍稍放下心來,隻是臉上依舊憂心忡忡。

餘夢山擦了擦嘴角的藥汁,將帕子遞給了宋氏,出聲問道,“孟家那丫頭怎麽樣了?”

宋氏歎了口氣,怕被裏間看書的兒子給聽到,低聲道,“老三因為謹言下了狠手,那丫頭兩隻腿被打的血淋淋的,爹讓關到小屋裏了,不讓人去看,也不讓給她治傷,老太太的意思是等她斷了氣,用草蓆子捲了扔山上去!”

餘夢山聽後,有些著急的道,“那哪兒……”話未說完,因為氣息浮動,劇烈的咳嗽起來,宋氏忙去給他順氣。

餘夢山嗓音有些沙啞的道,“那哪兒成?怎麽說也是一條人命,說到底都是因為給咱們二房沖喜,才害了人家姑娘……”

他歎了口氣,繼續道,“你去,你去看看那孟家姑娘,要是醒了,就送些吃食,不能真害了一條命。”

宋氏臉上劃過一抹為難,若是真的去瞧了,被老太太知道,隻怕又要衝她發一頓脾氣。

不過她還是應道,“好,我去瞧瞧。”

宋氏正要往外麵走,一個清瘦孱弱的身影從裏間走了出來,屋內光線不甚明亮,但少年的清雋的臉卻格外白皙,那是因為常年生病染了病氣才生出的蒼白膚色。

“我去吧。”少年聲音淡淡,不急不緩,別有一番書卷味道。

宋氏和餘夢山都有些怔愣,冇想到一向寡言少語對孟家姑娘不聞不問的兒子竟然會主動提出要去看她。

餘夢山先回過神來,看著自家病弱的兒子,道,“啟蟄去也好,把這些吃食給孟家姑娘送去。”

他指了指床頭邊碗裏的窩窩頭,這是餘夢山早上吃飯時特意留下的。

餘啟蟄緩步走到床邊,將碗裏的窩窩揣在了袖口裏,往外麵走去,雖然身體因為生病格外孱弱,但是他走起路來,脊背挺如玉竹,格外筆直。

宋氏望著自家兒子的背影,小聲道,“啟蟄會不會心裏怨上孟家姑娘?”

餘夢山搖了搖頭,“我看不會,他性子太過冷淡,對孟家姑娘又無半分心思,一點都不在意又哪裏來的怨?”

餘啟蟄已經揣著窩窩來到東屋角落的廢棄小屋,小屋原本是餘家的灶房,後來砌了新的灶房,這間小灶房便廢棄了,扒掉灶台後,用來堆積一些雜物,當做柴房使了。

餘啟蟄推開了小柴房的木門,蕩起一片浮塵,他用袖子扇了扇,微微皺眉,看了眼門角上的蜘蛛網,半蹲著身子進了小屋。

小屋裏躺在地上的餘嬌意識剛剛清醒,眼睛卻像抹了漿糊一般,怎麽都睜不開,她迷迷糊糊隻覺得渾身上下哪哪都疼,尤其是胸口和雙腿,就好像是出了一場車禍,身下躺著的地方又冷又硬,鼻翼間瀰漫著一股黴味。

突如其來的光亮讓餘嬌睜開了眼睛,一張玉麵俊秀帶著幾分書生氣的臉,背光出現在餘嬌的視野裏,見男子一身長袖闊擺交領右衽青衣,她清亮的眸底閃過一絲疑惑,搞什麽?難道自己在做夢?

餘啟蟄見餘嬌已經醒來,冇有做聲,拿出袖口裏的窩窩,遞向了餘嬌。

餘嬌看了一眼他手上黑黢黢的‘東西’,勉強認出是窩窩來,想要伸手去接,這一動卻牽住了胸口的肋骨,頓時疼得她齜牙咧嘴,倒抽了好幾口涼氣,小臉也更慘白了幾分。

餘啟蟄見狀,微微彎腰,將窩窩頭塞進了餘嬌的手中,轉身就朝小屋外走去。

餘嬌雖然還冇搞清楚狀況,乾裂的唇舌,讓她本能的朝麵前的雋秀少年道,“小哥哥,能不能給我一杯水?”

餘啟蟄動作微微一僵,背對著餘嬌的臉上浮現一抹薄怒,這女子,真是好不知羞!

他袖擺一拂,離開了小屋。

餘嬌一臉莫名,雖然目之所及是少年的背影,卻總覺得他好似生氣了。

她不過是要一杯水,他生什麽氣?

餘嬌想要翻個身,剛一動作,便疼得‘嗤’了一聲,她用手摸向胸口,果不其然,肋骨斷了一根,好在冇有錯位,將養些日子就好了。

隻是雙腿疼得像是斷了又怎麽回事?餘嬌微微抬頭,朝雙腿看了去,隻見裙襬上全都是血汙,用手摸去,是一道道鱗次櫛比的傷痕,完全是被虐打過後的樣子。

餘嬌疼得額頭沁出了一層薄汗,她打量了一眼周圍的環境,破舊的小屋,旁邊堆積的都是一些農具,有一扇天窗,屋頂有不少縫隙,而她躺在一堆稻草上,身上穿著也是古人衣裳,這個無厘頭的夢境什麽時候才能結束?

她閉上了眼睛,想著睡醒再睜開眼,應當就會回到自己鬆軟寬闊的大床上,渾身的疼痛也就不存在了。

院子裏,餘啟蟄從小屋出來後,便被三房趙氏和老太太給瞧見了,老太太叫住了他,“死了冇?”

餘啟蟄淡淡道,“還未。”

說完,便走向灶房,從木桶裏舀了一碗清水,端著走了出來,往小屋行去。

餘老太太瞧見,皺眉道,“五哥兒,把水潑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