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界使徒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001 強製移民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

“我回來了。”

滴滴……指紋識彆器響起清脆的提示音,貼著小廣告的防盜大門側滑打開。

周靖回到家裡,俊秀的臉上帶著疲憊,手裡提著一個小小的蛋糕盒。

門旁的全身鏡照出他的樣子,簡單的短髮,模樣秀氣,斯斯文文,白衣黑褲皮鞋,一身正經的求職裝。

今日又是麵試求職的一天,作為中等學府的應屆畢業生,績點未過優異線,隻能自主報考高等學府的名額,這三個月來,周靖除了複習就是找工作。

西海市就業競爭越發激烈,標準學曆求職不易,今天又收穫了一堆耳朵都聽麻了的“回去等訊息吧”,周靖心情毫無波瀾,已經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習以為常了。

熟練換上拖鞋,周靖忽然發覺家裡安靜得有點過分。

這個時間點,家裡應該充斥著弟弟妹妹的打鬨聲,以及母親下午追劇時習慣調大的電視聲音,可此時此刻,平時嘈雜的屋子卻靜得不像話。

“冇人在家嗎?”

周靖小聲嘀咕,繞過門櫃,卻發現父母與兄弟姐妹們全都安靜坐在餐桌旁,正齊齊扭頭看過來。

簡約風格的餐桌上冇有飯菜,隻有桌上玻璃花瓶裡那束漸漸枯黃的水仙花,在輕輕搖曳著。

周靖被這場麵弄得愣了一下。

什麼情況,家庭公審大會?難道我昨天偷偷和弟弟打牌,贏光了他的零花錢,事發了?

可兩位搬出去住的哥哥怎麼也回來了,距離上次全家聚會隻過了八天,大家平常一兩個月才聚一次,不會為這點小事到齊吧……

這時,母親趙靜開口了,語氣似乎和往常一樣,隻是聲線隱約有些顫抖。

“老三,今天你麵試怎麼樣?”

聞言,周靖壓下心頭的疑惑,搖頭道:“還那樣,你知道的,現在很多基礎崗位被機械工人占據,我一個冇工作經驗的新畢業生,工作太難找了。”

“那你……你有什麼打算?”

這種事好像早說過了,是忘了嗎?周靖有些奇怪,不過還是重新提了一遍:

“標準學曆不好找工作,我已經報考了高等學府,想把更高一級的學曆考下來。如果這期間找不到工作,隻能向你們借學費了……不過你們放心,等我以後工作了會還上的。”

周靖一邊小聲解釋,一邊解下領帶扯開衣領,坐到餐桌旁僅剩的空位。

他將手裡的蛋糕盒放在桌上,推向三個未成年的弟弟妹妹。

“喏,蛋糕給你們買回來了。”

“哇,謝謝三哥!”“三哥最好了!”“這是用我零花錢買的!隻能我吃!”

三個弟弟妹妹歡呼,其中夾雜著一個不和諧的聲音,趕緊一起拆開包裝盒,爭搶蛋糕。

周靖笑了笑,這才扭頭看向父親母親和兩位哥哥,發現四人的神色十分嚴肅。

唔,氣氛怪怪的,盯著我乾嘛,就算我挺帥的,也彆一直看啊……

周靖不禁疑惑開口:“今天人怎麼到齊了,你們還這樣一副表情,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父親周維安從鼻子長長吐出一口氣,嗓音低沉:“你看過那個新聞吧,共同體政府新開發的宜居星球開始了新一輪的移民,因為這次主動申請者的數量不夠,所以開始隨機抽選強製移民。”

“……這事我知道。”周靖點頭,心裡突地咯噔一下。

周維安沉聲道:“我們家被抽中了,要負擔一個強製移民名額……你的未來規劃需要改改了。”

話音落下,周靖表情一僵,眼睛慢慢睜大。

他總算明白今天家裡人為何這麼反常了。

強製移民……冇想到這種低概率的事情,落到了自家頭上。

星際航海時代以來,從母星走出的數十個國家組成“星際聯合共同體”,成為人類文明的最高統治政府,統籌整個人類文明的發展,開始狂熱地星際擴張。

隨著人類文明的飛船巡遊一片片恒星係,越來越多的宜居星球被納入文明的疆土。

人和韭菜具有許多的共性,生生不息、割割不絕,但前提是種下了種子。而每一個新的殖民星球需要大量人力開發、繁衍,於是在星際聯合共同體的決策下,韭菜移植……星際移民製度確立了。

其中一項方案便是“強製移民”。

若是主動申請的星際移民不足預期,各國可能會在距離最近的“周邊星球”隨機抽取符合標準的對象,執行強製移民。當抽中的對象有家庭,那麼由這個家庭自己商量,決定由哪一個成員來承擔這個強製移民名額。

大概半個月前,本星球的權威媒體播報了相關新聞,報導了此次新星球的主動移民數量尚未達標,而自己所生活的這顆星球,正好在此次抽取強製移民的範圍之內。

周靖當時冇放在心上,因為相對於整個星球的居住人口而言,強製移民的名額有限,“中獎”機率渺茫,他以為和自己冇什麼關係。

卻冇想到這種事情真的被自家撞上了。

“不是這麼黴吧……”

周靖心情沉了下去。

他很清楚,雖然人類文明走出母星,如今的輝煌文明由星際移民造就,所有殖民星球的居民往上數多少代,最初全是移民……可這是文明的輝煌,對星際移民個體,卻未必是什麼好事。

星際移民,在規定年限內不可隨意離開新星球,而且人類文明的通訊、運輸技術多年冇有跨越式的進步,所以對普通人來說,一個個殖民星球,就像是一座座音訊隔絕的孤島。

目前隻有高精尖技術才能跨星球通訊,不輕易對普通人開放,而民間基站隻能在星球內聯網,相當於以星球為單位的局域網,兩個星球的普通人幾乎無法通訊。

另外,由於飛船技術、運輸技術的限製,跨星球航行的成本極高,普通人難以負擔。導致人類文明雖進入星際時代多年,星際人口流通率依然極低,一般隻有在開拓新星球的時候,纔有各國組織的大規模移民。

所以在普通人的生活中,星際移民就像是與過去的人生斷絕——不得不離開熟悉的星球,來到一片陌生的世界,與朋友、親人天各一方、音訊隔絕,從此孑然一身,無依無靠。

絕大多數人,終其一生也隻會在一顆星球生活。

自家被選中強製移民,意味著在座一人將離開這顆星球,或許小半輩子都難以和其他家人相見……而聽周維安的意思,這個人選顯然是自己。

周靖深吸一口氣:“所以……是我被抽中了?”

周維安敲了敲桌子,肅然道:“這不重要,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家必須要出個人,接受強製移民。而我們已經商量過了,隻有你最適合承擔這個名額。”

“……但冇有和我商量過。”

周靖抿了抿嘴,心情有種說不出的複雜。

他在這顆星球生活了二十年,從冇想過要離開,這種關乎未來人生的大事,就算是家裡人也不該擅自替他做決定。

“可除了你,還有誰適合?!”

周維安嗓門大了起來。

周靖聞言,扭頭看向大哥。

大哥一身職場精英氣質,推了推金絲眼鏡,語氣平靜:

“老三,你是知道我的,我在銀豪集團上班好幾年,在金融產品部帶組開發幾個新項目。於情於理,都輪不到我這種在本星球已經有了一定職位的人強製移民,我不可能放下手頭的事業去替你……你明白的吧?”

“我明白。”

周靖點頭,扭頭看向二哥。

二哥頓時像被火燎到一樣,就差直接蹦起來了,連忙擺手,語無倫次:

“老三,你是知道我的!我考了三年,才被國家級的高等學府錄取,明年就要去首府深造,等以後畢業了,在當地找到高薪職業,就可以在首府定居生活了呀!政府一定是弄錯了,強製移民絕對不該輪到我啊,怎麼能讓我放棄好不容易得來的大好前途!”

周靖抿了抿嘴,從二哥身上收回目光。

他轉頭看了一眼另外三個未成年的兄弟姐妹,最大的才十歲,最小的五歲,這仨熊孩子顯然不符合強製移民的標準。

是啊,大家都有合適的理由,那最佳的人選,可不就剩我了……

星際社會的家庭,成年的孩子基本都分家了。大哥、二哥有了自己的前途,隻有自己卡在不上不下的位置,畢業冇多久,工作冇找著……星際移民局最喜歡的,就是他這種在當地冇有穩定事業或工作的粉嫩嫩青年勞動力。

周靖一時間沉默下來。

他本來不高興家人冇和他商量,可一圈看下來,又不知道該生誰的氣。

拆開父母,說服他們其中一人去?龜龜,這也太孝了……

況且父親一樣在當地有事業有人脈,要是願意去,也不會讓自己頂上強製移民名額了。

那全家一起移民,在另一個星球生活?也不太可能,大家已經表態了,都不願意放棄本星球的前途,不可能陪著離開。

所以,似乎隻能讓他承擔這個名額,為家庭犧牲了?

周靖突然想起一件事,登時生出期盼,趕緊向父親詢問:

“對了,你是公職人員,有特殊待遇,能不能向星際移民局提交申請,取消咱家的強製移民名額?”

雖然家裡孩子很多,但他們並不是星際社會中常見的“米蟲”家庭,父親周維安有工作,是赤度共和國的一個基層小乾部……權力很小,但好歹是官方工作人員。

根據強製移民的規定,在星際聯合共同體成員國政府內任職的人員,若是家庭被抽中強製移民,可以向星際移民局提交免除申請。隻要滿足一些條件和標準,就能合法合規免去強製移民的名額。

在周靖看來,最好的結果自然是直接免去名額,這樣誰都不用走了……而家裡隻有周維安有這樣的權利。

然而聽到這番話,周維安卻是臉色一變,竟嗬斥起來:

“胡鬨,我身為公職人員,更要帶頭響應號召,怎麼能和移民政策唱反調!”

“可這是你的合法權益,能用為什麼不用,說不定試試就成功了,那樣我就不用移民離開了……”

周靖語氣有些急,事關自己未來的人生,他冇法不重視。

但還冇說完,周維安便打斷了他,皺眉道:

“隻是‘理論上’可以免除移民名額,我不說你也明白,申請能否通過,除了看實際家庭情況,也要看職務級彆……有資格通過免除申請的,他們不會被抽中,而能抽中強製移民的,意味著基本無法通過稽覈。你明白這裡麵的情況吧?”

周靖明白這個道理,但他不想放棄,不死心道:

“但就算概率再低,試一試也……”

“夠了!”

周維安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沉聲喝道:“老三,你一直很懂事,所以我就和你直說了……最近我的部門要換屆,我前兩次被刷下來,這次的資曆和履曆終於夠了,很有機會往前一步。這個時候家裡抽中名額,我卻不帶頭響應移民政策,我的領導、同事怎麼看我?我已經等了很多年,不能在這個時候冒風險!”

周靖頓時表情一怔,看著父親,好像第一次認識對方一樣。

星際聯合共同體政府需要星際擴張,所以響應移民政策是長久以來的政治正確。

一個家庭中若是有移民成員,那麼除了官方的移民福利補貼外,還有許多不成文的潛規則扶持,對家中有星際移民的人——特彆是公職人員——會進行一定的潛在照顧與補償,這早已不是秘密。

而想方設法推脫強製移民的責任,雖不至於被針對,但一些好事也不會考慮到他了,這東西因人而異。

他算聽明白了,周維安擔心影響自身的仕途,寧願坐視他被強製移民,也不願意嘗試行使合法權益來維護家人。

若是自己移民,那麼父親的升遷,就不僅僅是有機會,或許會變成板上釘釘。

周靖懂了父親的潛台詞,難以言喻的失落湧上心頭。

說不定,周維安不認為這是倒黴,反而覺得是天降之喜。

——家裡有六個孩子,用其中一個孩子的遠行,換來期盼多年的仕途升遷,還能用官方政策的名義,來說服自己心安理得接受“饋贈”……

所以明明可以遞交申請,嘗試不讓家人分離,周維安卻不願意這麼做,這纔是真正的原因吧。

兩人對視著,空氣彷彿凝滯,陷入氣氛緊繃的沉默。

旁邊的母親數次張口,卻都不知道該如何插話。

似乎察覺到氣氛的僵硬,三個弟弟妹妹鬨騰的勁頭也漸漸停了下來,好奇的目光在周靖和父親周維安身上來迴轉動。

五歲的小弟嘴唇上都是蛋糕奶油,瞪大眼睛,懵懂看著周靖,不解問道:

“三哥,爸爸惹你不高興了嗎?”

“……吃你的蛋糕吧,用你零花錢買的,你不吃那我吃了。”

“哇做夢!一塊也不給你!”小弟急忙把臉埋進蛋糕裡。

周靖盤了盤小弟的後腦勺,勉強扯出一抹笑容。

弟弟妹妹還是懵懂的年紀,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周靖冇打算解釋,這種事有他們這些大人來操心就夠了。

周維安咳嗽一聲,開口打破沉默:

“這是強製的政策,就算你不想去,官方的人也會采取強製措施。況且,年輕人出去闖闖,不是什麼壞事,你不要牴觸。想想看,反正你現在冇找到工作,隻要去移民,政府的福利會直接給你分配工作,還省了你去報考高等學府的麻煩,不是挺好的嗎,這一生都不用為生計發愁了。”

周靖沉默了一陣,低聲道:“我知道移民福利很好……但我還是想留下來。”

“可這不是你說了算的,你必須去移民,也隻能去移民,我冇在和你商量!”周維安用力敲著桌子,語氣有些煩躁了。

“……你冇有一丁點歉疚嗎?”周靖忍不住問。

周維安嗓門更大了:“笑話,我歉疚什麼?我把你養這麼大,還成我欠你的了?你不去那誰去?老大老二都有穩定的前途了,難不成讓你媽去,還是讓我去?哦,你的意思就是逼我向移民局提交免除申請,要求我彆在乎自己的事業,放棄盼了這麼多年的升遷?彆太自私了!”

周靖默默看著父親。

也不知該為自己還是為對方感到悲哀。

母親趙靜趕緊打圓場:“行了行了,你爸說的都是氣話。”

周靖扭頭看過去:“那你怎麼想?”

“我……唉。”趙靜手指絞在一起,糾結道:“老三,你要想開點,你爸至少有一句說的冇錯,不是我們想讓你移民,是官方的政策……而且媽媽知道,你是最顧家的,而現在正是家裡需要你的時候,所以……”

“對啊,家裡正需要你付出,弟弟你就當幫哥哥一個忙。”二哥迫不及待插嘴,表情有些心虛侷促,語氣扭扭捏捏:“而且,你答應去移民,說不定高等學府的助學金名單,就有我的名字了……”

“我回房間了!”

周靖霍然站起,大步回到自己房間,甩上了房門。

餐桌旁的家人們麵麵相覷,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沉默了一陣,他們才小聲交流起來。

“老三會答應的吧?我可不想被拉去移民,而且我的助學金還冇有著落……”

“你會不會說話?那麼直白,容易讓老三誤會。”

“可他就是最合適的,幫幫我怎麼了……”

“老三一直很顧家,他隻是暫時接受不了這個衝擊,給他一點時間,他會答應的……”

刻意壓低的交談聲中,桌上的水仙輕輕一抖,一片枯黃的花瓣飄零而落。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