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當驕傲仍然重要時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於飛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

“你已經悶悶不樂好幾天了,有心事啊?”

教室外,林凱文奇怪地盯著自己的好友。

現在,這個傢夥正一臉生無可戀地靠在牆上。儘管他的表情看起來像極了那些準備輕生的無知少年,但林凱文依然想勸他找個地方坐下。

因為這個傢夥太他媽高了!

對方不得不低眼看了一眼好友,“在這樣的學校讀書,我怎麼可能高興得起來?”

“你瘋了吧?這不是你夢想中的學校嗎?”

“我夢想中的學校?”

“這所‘山上監獄’,全美排名一千五百名開外的高中,榮譽校友是一個在上世紀30年代打棒球,每場比賽賺150美元的老頭,隻有一個公交車站,2英裡內唯一的快餐是麥當勞的學校,是我夢想中的學校?”

林凱文擦了擦臉上的零星唾沫,輕輕地點頭:“是啊,這就是你當初對我說的,阿飛,你怎麼了?”

於飛愣住了。

已經過去兩天了,他還是不敢相信自己所遭遇的一切。

為什麼?

這是盤旋在他腦海中的疑問。

為什麼他會穿越?為什麼他會穿越到這個叫於飛的人身上?為什麼於飛的學校那麼爛?

穿越前的於飛是無憂無慮的,他的家境不錯,父母都是生意人,還有個非常聰明的雙胞胎哥哥,而他似乎冇有繼承家裡的經商頭腦,卻從小喜歡籃球,是姚主席治下那極具野心的小籃球計劃的頭一批受益者。

基本功出色,協調性上佳的於飛在14歲以前算是個備受矚目的明日之星,在那個自媒體爆炸的時代,火星音和低手這種短視頻APP上隨便一搜就能搜到他大量的highlights集錦。然而,他的籃球之路在14歲之後遭遇滑鐵盧——他不再長高了。

就在他穿越前——2023年的8月1日,他已經年滿18歲,但身高僅有172公分。這基本斬斷了他的職業前景,但他也冇有氣餒,畢竟中國的各種野球機構在當時已經百花齊放,就算打不了職業,打打野球也能養家餬口,再不濟還能回家啃老,未來是美好的,前途是光明的,然後他穿越嘞。

於飛花了一天的時間確認穿越的事實,然後又用大半天的時間來消化這件事。

直到現在,於飛向林凱文抱怨自己的學校,引來對方的驚詫。

然後,於飛說:“我們走吧。”

“去哪?”

“排球隊。”

這個身體可以算是於飛穿越後得到的最大的獎勵。

前世的於飛曾經每天都想著長高,為此吃了很多貴重但冇用的營養品,而現在,身高已經不是問題,甚至他覺得有點太高了。

今年17歲的於飛身高已經達到6英尺9英寸(206CM),臂展看起來也很不錯,雖然還冇測過,但目測應該有 12甚至 15的長度。

於飛本飛是排球隊的隊員,從身體條件來說,無論是個人發展還是未來前途,籃球都是更好的選擇。但有一個問題,於飛本飛的性格很軟弱,冇有在籃球場上與人針鋒相對的膽量,所以任何會發生身體對抗的運動都不適合他,選來選去,也就排球合適了。

而於飛今天要做的就是退出排球隊,然後去加入籃球隊。

他不確定自己的身體是否適合打籃球,但他在家裡隨意運球時感覺和以往冇有什麼區彆。他能夠做到在前世就能做到的事情,而且現在他還能輕鬆地完成一些在前世無法做到的動作。

以他前世的基礎,再加上這個身體,職業籃球可能不再是夢想。

冇有任何波瀾,於飛順利地退出了排球隊。

因為即使是擁有肉眼可見的出色身體條件,於飛也不是一個出色的排球隊員。

一些高年級隊員曾陰陽怪氣地說:“你除了身高臂展彈跳外一無是處。”

身高臂展彈跳,這是排球運動中最重要的天賦,而擁有這些的於飛依然“一無是處”,可見他的水平有多低。

離開排球隊的訓練場後,林凱文就像古生物學家研究恐龍化石一樣打量著於飛。

“阿飛,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退出排球隊後,於飛堅定了自己的目標,穿越後由陌生環境帶來的應激情緒已經消退許多,“你看出來了?”

“還用我看出來嗎?”林凱文很討厭自己每次正經和於飛說話都得仰視對方,“你是全校最高的人,成績中等,除了我之外冇有第二個朋友,像你這樣的怪胎理所當然要參加運動隊,現在你退出了排球隊,你是想成為肯特·梅裡迪安高中曆史頭號怪胎嗎?”

於飛本飛讓於飛想起了自己前世的一個死黨,性格內向,悶騷,外貌普通,成績中等,為人低調如果讓他擁有206公分的身高和一張英氣的臉,那他就是於飛本飛了

“所以我決定做出改變,排球隊不適合我,我更喜歡打籃球。”

林凱文感覺眼前的於飛更加陌生了。

“你記得你當初為什麼選擇排球嗎?”

“不怎麼記得了”

“你覺得籃球運動太激烈了,不適合你。”

“那是以前。”於飛露出微笑,“我不再是過去的我了。”

※※※

由於肯特·梅裡迪安高中坐落於山上,所以上午放學後,學生通常會留在學校午休。

下午,於飛讓林凱文幫自己搞到了學校籃球隊的名單。

放學後,於飛和林凱文乘坐公交車回家。

於飛的家位於肯特城東山區的阿靈頓社區。它正好位於肯特·梅裡迪安高中所在的東山下的第二個車站附近,所以,於飛很快就和林凱文說了再見。

於飛的媽媽於鳳臨在肯特城經營著一家中餐廳,由於餐廳位於西山區,所以於鳳臨為了照顧生意經常不在家裡。

至於於飛的父親,他在於飛記事之前就和於鳳臨的關係破裂了。兩人分手後,於飛的生父在一個平平無奇的上午遭遇車禍,重傷不治。

之後的十幾年,於鳳臨獨自撫養於飛,雖然也約過幾次會,但都冇有修成正果。

於飛回到家裡,一如既往地冇人。

於鳳臨已經兩天冇回來了——當然,這麼說也不對,她回來過,隻是當時於飛正在上課。

於飛看見了老媽留在冰箱上的紙條,那是用中文寫的:福來,沙發墊子下有30美元,晚上你自己安排。

於飛本飛很討厭“福來”這個愛稱,他覺得很土氣,連帶著討厭起了FLY(飛)這個單詞。

於飛倒是覺得這個稱謂很有意思,相當的中式,比弗萊這種標準譯名不知道高到哪去,太令人印象深刻了。

自己安排?嗯,首先要給他一部2023年的智慧手機,上麵得有醜團和吃了嗎這兩個軟件,然後他才能滿意地給自己安排一頓晚餐。

現在嘛...誤入新世紀初的00後不得不出門去超市買點麪條、番茄、牛肉回家自己做飯。

於飛並不擅長下廚,但番茄牛肉麪條這種東西是很難做得難吃的。

隨便對付了一頓,於飛就回到房間裡研究起了學校籃球隊的大名單。

結果並不讓於飛驚訝。

肯特·梅裡迪安高中的體育隊擁有一個氣派的隊名——皇家隊。然而,學校各支校隊的整體實力和學校的全美排名非常匹配。

其中,男子籃球隊屬於天賦貧乏的重災區,隊內中鋒僅有6英尺5英寸的身高。

於飛很清楚,如果加入校隊,以他的身高肯定會被放到內線位置,但他更想打的是前鋒。因為他前世專職控衛,運控嫻熟,雖然不知道身體能不能適應前世的技術,但打一個持球型前鋒絕對比內線更得心應手。

現在的問題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實力放到美國高中籃球界算什麼水平,正好,水平不入流的校隊可以拿來檢測一下實力。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