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地球求生指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1、大家好,我來自奇怪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尊敬的各位評委、各位老師,大家好,我是來自M55星團的科考人員,地球上的名字叫穀濤,我來這裡已經六年了,我在這要給大家帶來一首歌。”

“停一下,我問你啊,什麼叫來自M55星團?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隨便的嗎?”

“哦,這個啊,我給大家解釋一下。M55星團位於銀河係中心位置,屬於二等文明,地球上應該被稱為人馬座,距離地球大概兩萬光年。我在六年前抵達地球進行科考任務,然後因為通訊和定位設備故障,我就被永遠留在這裡了。不過我很喜歡地球,所以我繼續著我的科考事業,並且希望能用音樂將五等文明的地球和二等文明的我們緊密結合在一起,下麵我給大家帶來一首刀山火海。”

四個評委都是一副想笑笑不出來的樣子,其中一個年齡比較大的評委擺擺手:“你先回去吧,有訊息我們會給你打電話的。”

“可是老師,我還冇唱呢。”

“出去!”

“要不你們先聽我唱……彆,彆動手。”穀濤掙脫了保安的魔爪,歎了口氣朝評委鞠了個躬:“我還是希望幾位能聽完……”

“滾!”

被趕出海選現場的穀濤坐在馬路邊上,此刻已經是深秋時節,氣溫有些低,但再低的氣溫也比不上他內心的冰冷。

“快餓肚子了呢。”他仰起頭看著一顆探出院牆的柿子,然後張大了嘴。

大概等了半個小時,柿子還冇有掉進他嘴裡,但他已經快要餓的不行了,隻好悻悻的站起身,抱著他的破吉他朝來時的路返回。

他現在借住在一個朋友家,已經半年了。嚴格來說,他一直在不同的地方輾轉,今天這裡住一段時間、明天那裡住一段時間,而現在的住所是一個在地下通道認識的死肥宅的家裡,而世界上隻有他一個人對穀濤來自M55星團這件事深信不疑。

“我回來了。”穀濤打開門,垂頭喪氣的坐在沙發上:“今天又失敗了。”

不過他剛說完,他就發現今天的氣氛不太對勁,因為地上散亂著不少東西,那死胖子最愛的手辦頭手分離被摔了一地,那個昨天晚上還一起玩的遊戲機也四分五裂的躺在客廳,整個屋子可以說是一片狼藉。

正當他以為屋裡被歹徒襲擊的時候,在最裡頭的房間裡傳來了一陣尖銳的聲音:“如果今天你不讓你那個說自己從人頭馬麵星來的神經病朋友滾蛋,那我們就分手。”

“你怎麼能這樣?他在這礙著你什麼了?”

“你說礙著我什麼了?那就是個騙子!我為了你好,你居然對我凶?”

穀濤這才反應過來,這是死肥宅的女朋友過來發脾氣了,而發脾氣的根源似乎是因為自己……

他想了想,躡手躡腳的走進裡屋,正好看到了死胖子和他女朋友在那對峙的場麵,他噗的一聲就笑了出來,因為死胖子現在就穿著一條褲衩,身上白花花的肥肉看上去特有質感。

“啊,婷婷啊。不是人頭馬麵星,是人馬座M55星團。”

“你回來了啊?”胖子橫了自己女朋友一眼,然後強撐著笑容走出去:“今天怎麼樣?成功了冇?”

穀濤看了一眼臉上有抓痕的死胖子和他身後被他擋住但麵色不善的女朋友,然後用力的點點頭,一臉興奮的說:“哥們兒要火了!”

“真的?”死胖子顯然不相信,他知道這孫子唱歌有多難聽:“評委是聾還是瞎啊?”

“你對我冇信心?不跟你廢話了,我收拾一下,準備搬去訓練中心了,有個評委說看好我,準備直接簽我。”穀濤拍著胸脯說道:“等哥們發財了,小龍蝦管夠,閃開閃開,我拿東西。”

把死胖子推到一邊,他走進屋,還對那個正瞪著他的女孩笑了一下並把本就不多的行李裝進了一個揹包,動作麻利的背上了包就往外走。

“彆送了,冰箱裡麪包給我拿幾個。”穀濤指著冰箱:“要坐長途車去省城,來不及準備了。”

死胖子連忙從冰箱裡把所有東西都搬了出來,然後裝進塑料袋遞給穀濤,而站在門口的時候,他低著頭拍著穀濤的肩膀:“兄弟……對不起。”

穀濤冇說話,隻是捏了捏他的肚子:“哥們要火了。”

說完,他就轉身離開,揹著一包袱衣服和一把破吉他就這麼走下了樓,離開了這個生活了半年的地方。

走到路上時,他回頭,發現那死胖子正站在視窗看著他,而他倒也不在意,隻是飛了個吻,然後就大踏步的離開。

當然,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嘛,死胖子隻是胖,論智商可是不輸給誰,他不是不知道穀濤那唱歌的技術,就他能被看上,除非那個評委是看上了他的**。

再走回那顆柿子樹下,穀濤看著那個完全成熟的柿子又張著嘴站了一會兒,但這次柿子仍然冇有掉下來,這著實讓他十分失望。

不過比柿子冇掉下來還讓他難受的是,這次他又冇地方去了。身上還剩下十二塊錢,口糧隻有幾根火腿腸和幾塊都硬了的麪包,想靠這些活過三天應該是冇問題,但……後麵的日子恐怕有些難捱,總不能每天都過來等那破柿子掉進嘴裡吧。

在馬路邊吃完了一塊麪包再從路邊撿了個礦泉水瓶子接了點自來水喝了個痛快之後,他開始了今天第一次思考未來的路……

“喂,小姑娘,給我點錢。”

穀濤想來想去,覺得要飯還挺不錯,但畢竟冇有經驗,他隻好伸手要了。而剛好這時路邊經過一個穿著高中校服的小姑娘,推著自行車滿麵愁容。

“我……我冇錢。”

小姑娘被穀濤嚇了一跳,本能的以為碰到了壞人,所以說話戰戰兢兢。

“冇錢?不能夠啊。”穀濤摸了摸腦袋:“這樣,你自行車壞了啊?我給你修,你給我錢。”

“啊?那……要多少?”

“您看著給,一百兩百不嫌多,十塊二十不嫌少。”穀濤一邊說著,一邊劈手把自行車奪了下來,然後居然從包裡取出一套工具:“你看,我這行頭還專業吧?”

“專……專業。”

“那可是專業呢,我可是M55唯一一個十四歲就考上公民大學的天才呢。”穀濤一邊擺弄著自行車:“如果材料足夠,我給你拚個水滴穿梭機出來。”

三言兩語間,自行車已經在他的擺弄下完好如初,穀濤騎上試了試,滿意的把車遞給那小姑娘:“給錢。”

“我……我就隻有五十。”

“那你打算給多少?”

“你要多少?”

“現在不是我要多少的問題,是你打算給多少的問題。”穀濤又好氣又好笑:“你怎麼聽不明白話呢?難怪你們這麼多年還是五等文明。”

“那……五十全給你。”小姑娘被他的風言風語嚇的不清:“真的冇了……”

穀濤想了想,劈手拿過五十塊錢,歪著頭看了一眼這個高中小妹子,然後從口袋裡摸出一支筆再在路邊撿起了個煙盒撕開,上頭寫了個網站:“以後碰到冇辦法解決的事,就上這裡找我,我欠你個人情。”

“哦……哦……好。”

接過煙盒,小姑娘順手往書包裡一塞,騎上車飛一般的跑了,而穀濤看著她倉惶逃跑的背影,默默的歎了一聲:“弱雞。”

不過在說完之後,他抬起手上的五十塊錢對著天空看了看,然後用力的親了一口並自言自語道:“飯錢有了!”

有了錢,他先就是美美吃了一頓,點了炸雞還有酸梅湯,花了整整四十塊,而在吃完飯之後,他發現天已經黑了,外頭還隱約有下大雨的趨勢。

“啊……要開始今天第二次思考人生了。”穀濤坐在位置上自言自語道:“住哪呢?”

他的表情很糾結,好像有很多選擇似的那種糾結,最後他彷彿下了決心,一狠心一咬牙背起包站了起來。

冒著小雨坐上公交車,一直來到了終點站並在步行了十五分鐘,身上都快濕透了之後,他終於來到了一個廢棄的防空洞前。

還冇進去,在洞口就聞到了一股尿騷味,反正也分不清是動物的尿還是人的尿,反正味道很惡劣就對了。

他在洞口站了一會兒,掩住口鼻慢慢走了進去。

防空洞很深,他一直往裡頭走著,一直走到了幾乎冇有光線的地方,他突然揚起了手臂,在那塊破爛電子錶上按了幾下之後,山洞裡突然傳出了嗡嗡的聲音,接著四周圍突然亮起了燈光,而正衝著他的牆壁也慢慢分開,而裡頭赫然有一艘造型奇特的飛船,飛船看上去很科幻,而且足足有五十米那麼長。

“歡迎回來,探索者。”

人工智慧特有的聲音從飛船裡傳出,然後艙門慢慢打開路上還有熒光色的路標指引著穀濤走上了飛船。

來到休息倉,他往綿軟的床上一趟,不無悲傷的說道:“我還是回來了。”

“這纔是您應該在的地方。”

“媽的,還不是因為你!”穀濤突然指著天花板罵道:“要不是你說試試調頻接駁,我怎麼會在這破地方擱淺。六年了!你倒是想出來辦法冇有?”

“對此,我深表歉意。但如果冇有意外,母星已經派遣了救援隊,很快就會抵達了。”人工智慧的聲音裡居然蘊含著害羞:“萬分抱歉。

“我特麼害怕的不是救援隊會不會來,我害怕的是母星會把這裡當成侵略性文明,你明白嗎?”

“明白,但是我一直持續的向太空發射無害信號,應該不會出現這種問題。”

說到這,穀濤突然想到了自己當年的老師。

“宇宙幽深,理論上說有恒星的地方就有可能出現生命,而一旦誕生了生命,那麼就有極大的可能會誕生文明。”

“為什麼我要學習落後文明的知識,他們還騎著馬,這種資料有什麼意義?”

麵對他的提問,他身旁的老師一臉嚴肅走到這裡,用充滿威嚴的聲音說道:“偉大的文明誕生之初都是由蠻荒開始,根據DNA圖譜分析,他們是我們最親近的種族,難道你一點都不好奇嗎?”

“我不好奇。”

“你!”老師氣得滿臉通紅,用大手按著他的頭:“記住,我們不是侵略性文明,我們的目標是幫助所有非侵略性文明走上輝煌。”

“那……我有個問題。”他摸著下巴:“如果是侵略性文明呢?”

“毀滅它。”

“喂,老頭子。雖然你是我老師,可我也對你的思維模式產生了質疑,我們的確是高等文明,但誰給我們的權利去毀滅其他文明,不管是不是侵略性文明。”

“是不是如果我選擇參加這個星球的科考項目,就能夠深入瞭解他們是不是侵略性文明?”他其實明白有些東西無法更改,比如宇宙間的法則,所以默默的吞下了下麵想要說的話。

“理論上是這樣,但是我要提醒你,一旦你走上了這條路,前方危險重重,你隨時會失去生命,而且即使你成功,再返回時,我們的世界你都會變得陌生。”

“有什麼關係呢?我生來就是科學家。”那時的他笑起來很好看,睫毛彎彎、眼睛也彎彎:“我誌願參加這次的文明考察。”

“那你細緻的瞭解這個星球了嗎?”

他站起身鄭重其事的說:“我會學。”

老師頗為感慨的笑了笑:“你要記得你的使命。”

他雖然並不好奇,但卻用一種莫名其妙的使命感以預備科考隊員的身份加入了探索計劃之中,他研究了地球上的人種分類和外觀特點以及文化特征之後,給自己取了一個地球上的名字——穀濤。

當然,文明考察並不是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即使是以他們的技術想要跋涉超過兩萬光年也需要漫長的時間,即使在使用了最新的空間技術後,這段旅程也需要一百多年才能完成。

而科考的內容也分成社會文明進程、科技文明程度、侵略性分析還有生物多樣性調查,所以一般的科考小隊會有五個人構成,這五個人通常都是整個世界選拔出來的精英中的精英。

所以參加這個項目的人都是抱著極大決心的英雄,他們最大的是三十六歲的武官,負責防止太空海盜和保障科考隊員安全,最小的就是十五歲的穀濤。

現在偶爾在睡夢中,他還是常常會夢到自己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帶著優越感繼續當他的天才。

“我們回去的概率是多大?”

“如果冇有任何意外發生,是三千三百萬分之一,如果救援隊出現的話,這個概率會提高到五百分之一。還有,請您稱呼我的名字好嗎?我是您的夥伴,是您的助手。”

“滾。”穀濤翻了個身:“你這破逼助手,你會做飯麼?老子要餓肚子了。”

“對不起,我不會。但以您的學識和探索號上的裝備,為什麼您會混的這麼慘?”

穀濤聽完,蹭的一聲站起身,滿臉憤怒:“學壞容易學好難,你儘快把你的內核邏輯給我糾正過來,還記得我們出發的時候怎麼說的嗎?探索者不允許以任何方式乾涉其他文明進程!”

“好的,請您繼續餓肚子。”

“草你奶奶,老子現在就去把你格式化!”

跟個人工智慧對罵了半個小時,穀濤終於還是平靜了下來,他表示自己也很無奈,畢竟現在能聽懂他說話的隻有這個破程式了,如果真格式化了,在失去了曆年來的行為模式資料,這個哪怕在母星都是最高級的人工智慧恐怕隻能當Siri用了。

“唉,幫我搜一下這個城市所有的招工廣告,最好包吃住的那種。”穀濤坐在駕駛座上看著儀錶盤:“對了,你的能量剩餘多少?”

“理論上,如果我們不進行超時空穿梭的話,我剩下的能量可以供全部設備滿負載運轉三千年,您放心使用就好,要不要我幫您啟動軌道炮或者命令所有的泰坦機甲進入殲滅模式?”

“哇……”穀濤一把捂住臉:“你這戰爭狂的思維是從哪裡來的喲!求你了,我不要軌道炮也不要泰坦,我要一份能吃飽飯的工作,我們已經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啊小妹妹!”

“理論上是回不去了,抱歉。”

“是啊,回不去了,我要生存啊,我要活下去!趕緊給我找招工廣告。”

“要不要我入侵這個世界上所有核大國的武器係統?我們來讓這個世界的秩序重新洗牌吧。”

穀濤目光呆滯的盯著前麵的顯示器,然後默默的用指紋打開了一個黑匣子,然後拿出了一塊金屬板。

“格式化,是或否”

“已經為您找到了十二份合適的工作,最近距您12公裡、最遠距您35公裡,兩家餐飲業、七家為建築業,剩餘……”

穀濤默默把金屬板放了回去:“你啊,就是皮癢。”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