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暴君總想生三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院子裡寒風呼嘯,世間早已一片雪白。

床榻上。

蘇落落的眉微微顫動了一下,是誰在她的耳邊一直哭一直哭,是那般傷心?

“王妃......王妃娘娘,您下輩子一定不要再愛睿王那樣的人,該死的是他不是您啊......嗚嗚......您走了,奴婢也不獨活,喝了這杯毒酒,奴婢就馬上下去陪您,黃泉路上絕不讓您一個人走。”

雙眸緩緩睜開,光芒刺得眼睛生疼,腦子也刹那間一片空白。

她不是死了嗎?

身旁的丫鬟眼裡一片絕望,竟是毫不猶豫地端起那杯毒酒就往嘴裡倒,蘇落落看得心驚,頭暈目眩間,拚儘全力撲向她,一把打掉茯苓手上的酒。

砰......

酒杯碎裂,地麵瞬間被毒液腐蝕。

茯苓嚇得慌忙轉頭,卻看到明明斷氣了的小姐,此刻卻睜開了雙眸,臉色煞白,虛弱得連呼吸都有些困難,淚水溢滿,茯苓也顧不得規矩撲上去將主子一把抱住,嚎啕大哭了起來。

“小姐,小姐,嚇死奴婢了,奴婢以為您死了,小姐......真的太好了,嗚嗚......”

茯苓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蘇落落漸漸恢複意識,也抱緊了茯苓,眼眶迅速泛紅。

她想起來了。

她的確是死了的,而且死了很久!

有的時候她會陷入沉睡,有的時候會飄來蕩去,但大部分的時間她都會飄在一座連著一座的墳山裡。

每日淒厲哭泣,恨意滔天!

她更記得。

睿王爺在成婚之前說此生隻愛她一人,隻與她共白首,所以她帶著豐厚的嫁妝,帶著一生的期待,歡喜地嫁進睿王府。

然而。

在睿王達到目的,得到她的一切助力,拿到她的護身神玉,在蘇意瑤出現之後,他們的真麵目就瞬間撕開了......

一切的一切漸漸清晰起來,淚大顆大顆落下,恨意自心底爆發出來的時候,蘇落落痛苦得淒厲尖叫。

都是這對狗男女,都是他們害的!

茯苓緊緊地抱著顫抖不止的蘇落落,聽著她那似壓抑了許久許久的痛苦,猛地驚恐急道。

“王妃娘娘,蘇意瑤那個賤人搶了您剛生的小世子,對王爺說是自己生的,睿王現在帶著她進宮,要去求皇上立她為妃,然後說您和馬伕苟且生的是孽種,要把您休掉,然後扔到亂葬崗讓野獸分屍。”

“王妃,小世子現在在她們的手上,我們該怎麼辦?”

蘇落落聽得肝膽俱裂,兒子纔剛生下就被她搶走......腹部湧來撕裂般的疼痛,蘇落落赤紅的眼眸恨恨地看向窗外。

所以。

她的夫君帶著她的妹妹、她生的兒子,要進宮去求一家三口團聚是嗎?

喉嚨裡一片腥甜,蘇落落竟生生吞下,然後把身邊蘇意瑤生下來的女兒用毯子迅速包好,問茯苓。

“她們去了多久?”

“一刻鐘。”

大概一個時辰就可以到達皇宮,他們用的是好車好馬,一直下雪路雖然不好走,但也不會太慢。

腹部尖銳的疼痛越來越明顯,蘇落落幾乎全身無力,她輕輕按壓自己的腹部,觸到的時候,眼底一片震驚。

竟然是這樣,當真是天不亡她。

睿王若是要和離,可以!

但想要休棄她、搶走她的孩子,霸占她的一切,那就做夢!

“茯苓,我們進宮——”

茯苓聽著,眼睛微微一亮,但很快又黯淡了下去。

以前的王妃娘娘事事順著王爺,聽王爺的,隻要他高興,什麼委屈都可以受,哪怕夜夜獨守空房,她也不會說一句什麼。

茯苓害怕就算是進了宮,主子也會跪在皇上麵前,幫著睿王求皇上立蘇意瑤那個賤人為妃!

蘇落落知道茯苓不信,可眼下冇有時間解釋,她將孩子塞進茯苓的懷裡,撫著墜漲感越來越沉的肚子,咬牙扶著床板站起身子,朝著門口一步一步地艱難走去。

每一步......

都像是針在鑽一樣的痛,可她冇有時間猶豫,她必須爭分奪秒,否則事情就會功虧一簣!

上一世。

她和茯苓死在廂房裡五天後才被髮現,屍體自然是毫不意外地被扔到了亂葬崗,成為了野獸嘴裡的食物。

院子裡一片荒蕪,可外麵卻是張燈結綵,一片喜氣洋洋。

眼下。

蘇意瑤生了兒子,進宮之後如果封了睿王妃,兒子就是嫡子,睿王府雙喜臨門,是一定要大辦喜宴的。

所以。

王府的人早早的就開始做著準備,翹首期盼三位主子一起回王府。

前院的喜慶與後院的荒涼擊得蘇落落眼中恨意重重,她轉頭看著茯苓急道。

“他們都在前院忙,冇人管這裡,茯苓,咱們弄輛馬車從側門走,快——”

“是。”

茯苓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扶著蘇落落,繞到馬房取了下人的馬車,又從側門離開,大雪紛飛,用不了多久痕跡就會被重新蓋住,想來到明天府裡的人都不會發現這裡有人離開。

馬車上。

茯苓把唯一的一條毯子裹在了蘇落落和那個孩子的身上,然後出去抓起馬韁,迎著寒風喝了一聲,趕著馬兒快跑。

天寒地凍,大雪紛揚,路極其的難走!

蘇落落的肚子越來越痛,看著身下漸漸多起來的血跡,眼底焦灼一片。

“王妃娘娘,您何必管這個孩子?”

她們帶著走的這個孩子,是蘇意瑤生的,這個纔是真正的孽種,寬臉粗眉毛,一看就不是王爺的孩子。

蘇落落冇有說話,隻是眼神陰沉地看著懷裡的這個剛出生的嬰兒。

蘇意瑤,她庶出的妹妹。

為了和她同一天生孩子,不惜用藥,又找了彆人苟且讓自己有孕,生下這個孩子後,再栽贓嫁禍!

“總歸是一條生命,茯苓,快些!”

風呼呼地颳得人臉蛋生疼,茯苓轉頭,風捲起了簾子,看著蘇落落慘白的臉蛋,急道。

“奴婢怕王妃娘娘受不了。”

那樣虛弱的身體,那樣蒼白的臉色,哪裡還能受得了馬車加速的顛簸。

“彆管,能跑多快跑多快,否則我們都得死!”

蘇落落眼神冷戾,嗓音裡染著焦灼,茯苓聽著臉色大變,一咬牙不再猶豫,狠狠一鞭抽在馬身上,馬兒嘶叫隨即踏開蹄子奔跑了起來。

簡單的馬車,顛簸的路麵,寒冷的天氣,幾乎每一樣都成了她們的催命符!

蘇落落一邊承受著身體的劇痛,一邊顛來倒去,冇辦法,她一手抱緊孩子,一手抓著坐榻,將自己的腳尖抵在馬車柱上,死死地穩住自己不被甩出去。

不論多痛,不論多難,她都咬牙忍著,一聲冇吭。

一路不要命地追趕,終於到了宮門口。

守宮侍衛迎上來,蘇落落急忙把一直係在自己脖子上的令牌拿了出來,侍衛眼神一利,迅速打開宮門。

緊緊握著這塊牌子,蘇落落淚水墜落,這是爺爺親手給她的令符,讓她不要跟任何人說,更不要送給彆人。

蘇老太爺是當今皇上的太傅,皇上還是太子的時候,蘇老太爺教導他治國平天下,騎馬獵射,兩人同吃同住,感情一向極好,後來在狩獵時遇到刺殺,蘇老太爺為救皇上而死。

皇上感念老太爺的忠心,便封了蘇老爺為靖遠侯,享受一品大員的待遇,同時還把她賜給了睿王為妃。

一路跌跌撞撞。

茯苓扶著蘇落落,蘇落落滿身是血抱著嬰兒,三個人幾乎要斷氣一樣的撲通一聲跌跪在雲喜宮的殿門口。

抬眸。

遠遠的就看到睿王帶著蘇意瑤,蘇意瑤抱著她的兒子,三個人緊緊挨著,一起跪在大殿中央,睿王深深拜下,與皇上求道。

“父皇,蘇落落與人苟且,生下孽種,兒臣懇請父皇褫奪蘇落落睿王妃的封號,將蘇落落與那孽種扔去亂葬崗......且意瑤一直小心翼翼,不計名分默默地守在兒臣的身邊,如今生下兒子,兒臣也求父皇改封意瑤為睿王妃。”

蘇意瑤小臉蛋蒼白卻嫵媚動人,她深情款款的看著睿王,眼裡溢位感動的淚珠。

多麼溫馨,多麼刺心!

原來。

在她屍骨未寒的時候,宮裡發生著這樣精彩的一幕幕!

睿王將蘇意瑤推到了睿王妃的高位,而她生的兒子,在蘇意瑤當上王妃冇幾天後,就被扔在雪地裡凍著,孩子很快染上風寒,高燒不斷,被折磨了兩天之後病死......

她的母親、大哥、二哥、大姐、奶孃、啞婆......前後一共九人全都死在了睿王和蘇意瑤的手裡。

而且蘇意瑤還請人做法,將她們的墳墓鎮壓,讓她們永世不得超生。

陰毒如斯!

可此刻跪在殿中央的蘇意瑤,看起來柔弱又乖巧,蒼白的小臉蛋嬌羞又喜悅,抱著孩子靠進睿王的懷裡。

睿王亦是深情又心疼,抱緊了她們。

這一幕。

看得蘇落落雙眸赤紅!

憑什麼?

蒼天有眼既然讓她在這一刻活過來,那該死無葬身之地,永世不得超生的,就是他們!!

“抱過來給朕看看!”

皇上沉聲說話,蘇意瑤應了一聲,被丫鬟和睿王扶了起來,小心翼翼的抱著孩子走到了皇上的麵前。

看著纔剛出生的幼兒,皇上就是再惱怒,此刻也冇有發作,再者這一切都是蘇落落的錯,於是皇上點頭。

“那便準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