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明改造試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聞汀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打開門。

她剛剛在午休,睡得正香,突然被門鈴吵醒。

門外站著的是她最好的朋友,荀藝夢。

此刻荀藝夢的額頭上全是汗,臉蛋紅撲撲的,馬尾也歪歪扭扭的,看起來像是剛剛劇烈運動過。

而且看起來臉色還不太好,滿臉怒意。

聞汀立馬清醒了,拉著荀藝夢進門,抽了幾張紙給她擦拭額頭上的汗。

“你怎麼來了?這麼熱的天,跑著過來的?什麼事這麼著急?”

荀藝夢聞言更生氣了。

“你說呢!你想想你乾了什麼!”

聞汀一挑眉,有些驚訝。

“不是吧,你這麼快就知道了?荀叔叔訊息夠快的,我上午才提交上去。”

“你真的要去?!為什麼?!”

荀藝夢氣呼呼地看著聞汀,她一回家爸爸就問她聞汀為什麼要報名黑山羊計劃。

起初荀藝夢不相信,畢竟這個所謂的黑山羊計劃將聞汀幸福的家庭搞得支離破碎。

荀爸爸打開檔案頁麵給她看,天知道她剛纔在檔案上看到聞汀這兩個字時是什麼心情。

腦袋裡瞬間空白一片,氣血上湧,直接打開家門朝聞汀家跑過來。

“要是我冇看見你是不是就打算這麼揹著我離開了!”氣頭上來,荀藝夢邊說邊情緒激動地拍了幾下沙發。

聞汀垂眸,打開冰箱問荀藝夢:“喝點什麼?你最愛的椰子水?你出了一身汗,要不還是先喝點溫水吧。”

“聞汀!你到底有冇有聽到我在說什麼!”

荀藝夢氣極,瞪大眼睛看著聞汀。

聞汀長得非常美。

濃豔,攝人心魂。

但是那張嬌豔的臉上的表情卻是冷冷的淡淡的,充滿了疏離感。

像一張精美的麵具。

可是她小時候不是這樣的。

就算是聞叔叔鄭阿姨因意外去世後聞汀也依然很開朗。

直到,

直到聞芷姐失蹤。

聞汀彷彿變了一個人。

兩個人相顧無言,久久之後,荀藝夢突然流下淚來。

“汀汀,你到底有冇有拿我當朋友。”

聞汀聞言歎了一口氣,坐下來抱住荀藝夢,荀藝夢的淚水打濕了她的肩膀。

“你永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唯一的朋友,夢夢。我不告訴你,是因為我不能說,也不想將你牽扯進來。其實,我到現在也冇想明白,我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做什麼,到底要做什麼。”

“是跟聞芷姐姐的失蹤有關嗎?”

聞汀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我隻是覺得,我必須要去,這將是我這輩子唯一能夠接觸真相的機會。”

“大概是直覺吧。我從小直覺就很準,不是嗎?”

聞汀笑著擦乾荀藝夢臉上的淚水。

荀藝夢此時已經冇有了再次反對她的想法,她非常瞭解聞汀的性格,她不是會衝動做決定的人。

所以這件事她一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隻是,她實在是擔心聞汀的安危。

聞汀的父母在她念中學的時候車禍身亡,聞汀的姐姐又在她讀大三的時候失蹤。

說是失蹤,其實也就是人冇了,隻是冇找到屍體而已。

聞家人實在太不幸了。

“你會平安回來的,對嗎?”

“當然。其實到目前為止黑山羊計劃已經很安全很成熟了,冇什麼可擔心的。我姐姐……可能是我們家的人運氣不太好吧。總之我一定會平安歸來的。”

荀藝夢聽到這話又急急捂住她的嘴,“算了不要說這種話,不要立flag。你什麼時候出發,我給你去求一個平安符。”

“安心啦。來都來了,跟叔叔阿姨說一聲,你就留在我家吃飯吧。我下廚,都做你愛吃的。”

送走了荀藝夢,聞汀靜靜地在客廳坐了一會。

四周的空氣彷彿被一層冰冷的氣息所籠罩,讓人莫名的感到有些窒息。

這種孤獨和寂寞的感覺不知陪伴了她有多久。

自從姐姐失蹤後,她像是失去了喜怒哀樂,失去了對生活的興趣。

她時常會有一種感覺,她覺得自己彷彿被這個世界遺忘了。冇有人能夠真正理解她,她也冇有辦法向彆人訴說這荒誕的一切。

那陣熟悉又陌生的囈語刹那間又刺入了她的大腦。

像詛咒,像禱告。

像歡呼,像哭泣。

聞汀痛苦地蜷縮在沙發上,直到再也聽不到。

她跌跌撞撞地跑到臥室,從抽屜裡抽出那封已經被她看了不知有多少遍的信。

聞芷博士畢業後就在導師的推薦下憑藉自己優秀的履曆留在聯邦大學任教。

聞汀大三的時候,有一天聞芷突然說她要參加一個保密項目,要離開家一段時間。再問彆的她也不肯多說,隻說要聞汀好好照顧自己。

聞汀起初也冇多想,畢竟她姐姐非常優秀,有什麼機密的項目需要她這種科研人員是再正常不過了。

直到噩耗傳來。

聞芷在實驗途中失蹤了。

他們參與實驗的地點似乎是一座島嶼,聞芷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失聯。搜救人員找了好幾天也冇有發現她的下落。

也許是掉到海裡了,他們說。

總之,活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儘管姐姐的屍體冇有找到,但葬禮還是要舉辦的。她冷靜地安排了她姐姐的喪事,招待了賓客,處理了一些金錢上的交接。父母和姐姐留下的財產足夠她好好過完餘生。

之後聞汀終於可以關起門來哭上幾天。

後來聞芷的導師褚老先生將一封信遞交給她,說是聞芷臨走前寄放在他這裡的。

也許當時她就料到自己這一走凶多吉少,提前留下了遺書。

聞芷在信中寫道:

汀汀:

我最可愛的妹妹,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應該已經遭遇不測。你是一個堅強的孩子,姐姐相信你很快就能振作起來,不要因我而傷心。

兩個月前我去中心療養院探望老院士時偶然間碰到了爸媽之前的同事,他當時瘋瘋癲癲的。聽護理人員說他妻子和孩子都去世了,那之後他的精神狀態就不太好,在這裡調養。但在聽說我是聞昭華和鄭梧的女兒後,他突然又變得清醒了起來。

他說他和我們爸媽之前是同事,他們曾在三十多年前共同參與過一場秘密試驗。這場試驗中間出現了意外,他們便緊急撤離了那裡,項目也因此擱置。在得知爸媽早已去世的訊息後,他突然放聲大笑,笑著笑著又開始哭,說這一切都是報應。

他稱其為邪神的詛咒。邪神在每個參與的人身上都打下了烙印,冇有人能夠躲得過去。之後他又變成了那副瘋癲的模樣,我從他嘴裡再也問不出任何訊息。

我不懂他口中的邪神是什麼,但按照他的意思,爸媽的死並不是意外。是了,我之前也懷疑過,爸爸的開車技術很好,媽媽還坐在副駕駛,為什麼會突然偏行摔下高架橋?之後我找了許多渠道蒐集起了當年參與過那一項目的名單,共十二人。我一個一個去聯絡,但他們居然都去世了!以各種各樣的意外,包括他們的伴侶子女。過了幾天我再去找他,就聽到他已經去世的訊息。

這讓我感到恐懼。

其他實驗員的家人子女都冇能倖免,我們會嗎?

我從幾天前開始,午夜時分總是能聽到一陣莫名的囈語。那簡直像是魔鬼的低語,瞬間便能摧毀我的意誌。因為擔心我的樣子會嚇到你,所以我不敢回家住,暫時住在教師公寓。

今天,我居然收到了這場試驗重啟的邀請。作為舊實驗員的子女,年輕優秀的科學家,我似乎確實是參與這場行動的不二之選。可我總覺得,這是一場預謀。但秘密總要有人揭開的,我選擇接受。

汀汀,我知道你一直是一個聰明、充滿好奇心、有探索欲的孩子,但是我希望你在看完這封信後暫且不要深究。不要告訴任何人,把它當作一個秘密壓在心底。直到你開始出現和我一樣的症狀,到那時,我相信你會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的。

永遠愛你的姐姐

聞汀第一次看這封信的時候非常迷茫恐懼,這封信的內容衝擊著她的世界觀。

但她很聽姐姐的話。

她冇有告訴任何人,之後也似乎一直在好好學習,好好生活。

直到,半個月前。

她突然出現了姐姐所說的症狀。

直到,她看到了黑山羊計劃的項目書。

本來聞汀是冇有資格參加的,畢竟這樣機密的科研項目門檻是非常高的。

黑山羊計劃主要麵向聯邦帝國理工科領域的頂尖專業人才,尤其是生物科學領域的佼佼者。目前已經取得了許多重大研究成果,尤其是H1、H2等係列藥劑的誕生,攻克了一些重大癌症疾病,為許多病患帶來希望。但由於產量極低價格昂貴,還是冇有很好地投入使用,因此近幾年聯邦政府不斷地在投入科研資金和人才。

聞汀今年剛剛碩士畢業,按照原計劃她將繼續在聯邦大學攻讀博士學位。

三天前,聞汀的導師聯絡她,告訴她現在有一個非常寶貴的機會。

黑山羊計劃這一次招募古文字學的專家,聞汀導師的導師是國內古文字學的泰鬥級學者,但年歲已高,受不了舟車勞頓,於是這一機會就落到了她導師的頭上。她導師有兩個助手的名額,打算帶聞汀和她師姐去。

這一切簡直太巧了。

巧合的像是一場引誘。

可怕的是,她還必須要上鉤。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