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異界種田封神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四生四世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第1章

四生四世

「我是誰?」

「我在哪裡?」

「我在做什麼?」

剛剛睜開雙眼的蓋文,神情茫然,大腦一片空白,眼前景象無比陌生,但是又帶著一點熟悉。【,無錯章節閱讀】

下一秒,大量記憶如潮水一樣翻湧而出,前生今世的。

張遊、蓋文。

兩個名字在腦海中,反覆糾纏,跟一團亂麻一樣,難分彼此。

用時髦的話講,他是一名穿越客。

在地球度過了平凡的二十五年,難得熱血了一回,想來個英雄救美。

結果冇能抱得美人歸不說,卻被那幾個十幾歲大的小屁孩,用刀子給捅死。

然後穿越到了費倫,穿越到了蓋文身上。

起步屬於地獄級的,那個時候的蓋文,已經被自己兄長算計,成為了散塔林會的奴隸。

憑著穿越客的優勢,歷經千辛萬苦,成長為一名傳奇戰士,準備大展宏圖的時候,諸神爭鬥引起的奧法之劫卻降臨了。

崩潰的魔網,撕碎天空,割裂大地,粉碎了蓋文所熟悉的,所愛的一切。

從那時候起,蓋文決定賭上一切,阻止這場浩劫。

為此他不惜製訂了重生計劃,說服了月亮女神蘇倫,借用高級神器蘇倫之淚,試圖啟用星月之門,啟動它穿梭時間能力,重回自己降臨這個世界的那一刻。

不知道這種穿梭時間超出星月之門的能力範圍,還是自己的來歷過於特殊。

星月之門當場爆炸,時間流完全被擾亂。

自己的靈魂意識並不是被送到蓋文年輕身體中,而是送回了張遊初中生時候,出於保護作用,蘇倫之淚將他過於強大的靈魂給封印起來,包括大部分記憶。

哪怕主體意識處於沉睡,對人格的影響也非常大,重生的他一直堅認這個世界上,有魔法,有神奇的力量,自己無師自通的格鬥能力,就是明證。

最後對心靈能力更是無比沉迷,自學心靈遙控、心靈震爆,結果提前將沉睡的傳奇戰士靈魂給激發,超出了身體負荷,畢竟那個世界,冇有任何的魔力給予身體同調加持。

最後他成功了,成功施展了一次心靈震爆,將自己給震死了。

蘇倫之淚不愧是月亮女神的高階神器,出了這麼大的偏差,竟然進行了自我調整,撥亂反正,將自己的靈魂再次拽回了費倫,送回了蓋文的身體中。

就是不知道現在是哪一年?

「諾特騎兵隊!隨我出擊!」一個英氣勃勃的女性聲音響徹天空,隨即是一陣激烈的馬蹄聲傳來。

蓋文急忙翻身爬起,伏在城牆頭上,看到的是一道英姿颯爽的身影,看不到正麵,隻有一道背影,一如既往的隻有麵甲,火紅長髮僅僅用一根藍色綢帶打成的蝴蝶結束著。

她身後有十二騎呈箭頭狀拱衛著,向著遠處的三台投石機,狂衝而去。

蓋文先前的問題有答案了。

巨蛇之年,嚴冬第二個十天的第八天。

上麵是費倫說法,換成地球說法,穀地歷1359年,1月18日。

時間點不好不壞。

好,是相對於上次穿越時候,已經被賣為散塔林會奴隸而言。

壞,當然是比重回孃胎,或者嬰幼兒時期,若是回到那個時候,自己的時間可就充裕了。

就在蓋文整理時間線的時候。

城外的戰局,發生了新的變化。

數以百計的隻有成年人一半高的小個子生物,從地上爬了起來,亂鬨鬨的朝著諾特堡大門衝了過來。

這種尖嘴猴腮,大鼻樑紅眼睛的生物名叫地精,外號小傻瓜,是費倫數量最多,最煩人的怪物種族。

他們自私又黑心,並且能生能養,窩是無處不在。

這是這支地精部落的陽謀,趁著諾特堡騎兵隊出擊,試圖摧毀他們的攻城器械的時候,趁機奪門。

就憑地精們愚笨的小腦瓜,想不出這麼複雜的戰術,這是他們背後大地精首領的手筆。

蓋文一邊向城門跑,一邊檢查著身體狀況。

剛剛有一塊投石落在了自己的不遠處,有一塊濺飛的流石砸向自己。

雖然被自己用木盾給擋下了,卻被震倒,磕在了城牆上,撞暈了過去。

除了頭依舊有點輕微腦震盪外,最嚴重的還是持盾左臂,估計臂骨骨折,一動就疼,木盾早就脫手,不知道飛哪裡去了。

一摸腰間,戰鬥腰帶塞的鼓鼓囊囊,至少還有三瓶治療輕傷藥水,頓時安心不少。

直接掏出一瓶治療輕傷藥水灌了下去,傷勢頓時好了大半,至少那種錐心刺痛消失不見,隻剩下陣陣麻癢——這就是費倫治療藥水的神奇之處,不敢說藥到病除,至少能當場恢復大半。

隨手扯了一塊長布條,對著骨折位置,就是一陣纏繞加固,又隨手抄了一張木盾,將其綁在左手上。

被人丟棄的手斧。

胡亂扔著的長矛。

一把鋒銳的殺豬刀。

全部被蓋文隨手收到了自己身上。

等到他跑到城門口的時候,已經丫丫叉叉的,武裝到牙齒了。

而那裡已經有一隊諾特民兵嚴陣以待。

為首的那一名,誰見了,都忍不住暗讚一聲,好雄偉的身材。

現在的蓋文十六歲,身高一米七,在同齡人中算是出類拔萃了,但是在對方麵前,卻是不折不扣的小矮子,勉強到他胸口的位置,必須昂著脖子看他。

「蓋文少爺,你怎麼下來了?快點到城牆上去,那些地精馬上就要殺到了。」

那身全身重甲,更是增加了他的厚重程度,讓他給人一種山一樣的感覺,隻是他一張口,有一種山崩地裂的違和感。

因為是她,而不是他,聲音同樣是如同黃鸝一樣清脆。

若是僅聽聲音,還以為是一名十七、八歲的妙齡少女。

蓋文卻習以為常,因為他清楚知道,對方不僅聲音像妙齡少女,長相也是,甚至比大多數少女還清秀,輪廓還完美。

一個網絡名詞用在她身上,再合適不過——金剛芭比。

「不要忘記,我也是諾特民兵隊的一員!」蓋文慷慨激昂,一副被激勵起來的熱血少年模樣。

但是一手盾,一手長矛,擺出的是標準的不能再標準的迎接衝擊架勢。

周圍的人,自動給他讓出了一個位子。

隻因為他是這座城堡的第一順位繼承人,現任城堡的擁有者羅昂*諾特,是他同父異母的哥哥。

金剛芭比諾拉已經顧不得管蓋文,因為那些地精已經近在咫尺,緊握巨大戰斧,擺出了迎接衝擊的架勢,高聲道:「大家不要怕,隻是一群傻瓜地精,隻需要按照我們平時訓練那樣,不停刺擊便可。」

在一群糟雜的亂叫中,那些綠皮小個子,順著大開的城門湧了進來。

當人數不占優勢的時候,地精是出了名的膽小,稍微一嚇唬,就會轉身逃走。

但是當他們占據人數絕對優勢的時候,又是出了名的凶惡,哪怕是麵對比自己高幾倍的敵人,也會毫不猶豫的撲上去。

眼下便是後一種情況。

城堡門後麵,隻站了十幾名民兵,而他們則是黑壓壓的一片,將整個城門口給塞的滿滿噹噹。

「放箭。」

三、四十名諾特民兵從城頭上站起身,將一**箭雨送了下來。

黑壓壓擠在城門外麵的地精們,就成了活靶子,頓時倒下了十好幾名。

後麵的地精,卻不管不顧,踩著那些倒地的地精,繼續往前湧,就算是冇死,在一群大腳丫子的狂踩下,估計也活不了了。

「舉盾,刺矛。」

隨著一聲令下,城門口的諾特民兵應聲而動,包括蓋文。

他現在既不是傳奇戰士,也不是世界搏擊冠軍,隻是諾特民兵的一員,做好本職工作便可。

「收矛,再刺。」

頂著盾牌的諾特民兵,根本看不到自己的攻擊對象,隻需要按照命令,來回的收矛,再刺出便可以。

比起普通的諾特民兵,蓋文在收矛之前,多了一個擰的動作。

別看隻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動作,但是裡麵有很多學問。

既能夠給刺中目標造成撕裂傷害,還能將長矛更輕易的收回來。

那些湧進城門的地精,被逼迫的隻能向最中間的諾拉湧去。

這位金剛芭比兩側至少空了兩人身位,看起來就像一個小門一樣。

但是等到那些地精衝到近前的時候,才發現大錯特錯。

這纔是此地最大的殺神,當她的巨斧掄動起來的時候,就連旁邊的諾特民兵都害怕。

那些地精兩、三個捆一起,都不夠一斧頭砍的。

金剛芭比的敏捷,也超乎那些地精的想像。

有幾個想趁機從她身邊鑽過去,被她一腳一個,直接踢了回去。

撞在同伴身上,全部倒地,半天爬不起來。

被當足球的那個,更是當場嚥氣。

數以百計的地精,硬是冇辦法突破十幾名諾特民兵組成的防線。

城頭上的民兵弓箭手,則在爭分奪秒的將弓箭送出去,製造更多殺傷。

將這波地精消滅在這裡,隻是時間問題。

嗚嗚嗚!!!

伴隨一陣此起彼伏的狼嚎聲。

二、三十頭野狼,從地精部隊中躥了出來,它們一直低俯著身子,摻雜在其中,拿地精當擋箭盾牌,直到靠近民兵防線後,才突然發難。

憑藉著驚人的彈跳力,直接從民兵的頭頂躍了過去,從身後對他們發動攻擊。

地精是出了名的馴狼者,這是他們與生俱來的天賦。

各種狼類會與他們結群狩獵,有的甚至會成為地精坐騎,組成地精狼騎兵。

後背受敵的情況下,原本整齊的民兵防線,頓時亂了。

有的繼續攻擊地精,有的則回過頭來對付野狼。

在狼嚎響起的瞬間,蓋文便將手中的長矛給斜著豎了起來。

恰巧有一隻野狼選擇了從他頭頂越過。

悲劇便發生了。

這隻野狼用自己衝跳力道,給自己來了一個開膛破肚。

腥臭的鮮血淋了蓋文一身。

蓋文恍若未覺,丟掉長矛,抽出隨身佩劍,對著腳踝附近的地麵,就是一劍。

長劍還未完全落下,就有一隻碩大的腦袋伸了過來,張著血盆大嘴,顯然是想咬住蓋文的腳踝,直接將其拖倒在地。

但是它的行為已經被預判,所以隻能步自己兄弟後塵。

被一劍剁掉了半個腦袋,橫死當場。

緊接著斜跨半步,右腿閃電般的蹬出。

一隻剛剛咬住一名民兵腳踝,還未來得及發力的野狼,便慘嚎一聲鬆口,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蓋文剛剛這一腳,可不是隨便踹的,而是瞄準了狼類最脆弱的腰椎,一腳給踹斷了。

由於修訂後銜接問題,我把前三章重發

(本章完)

【】

ADVERTISEMENT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