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網遊之重生法神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一夢十年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終究還是冇能看見《永恒》天下第一爭霸賽的開幕。”

林淩模模糊糊地聽到了一陣人語的喧嘩聲。他勉強辨識出那應該是放在床頭櫃上的收音機,播出了應該是爭霸賽開幕的聲音。隻是虛弱到連手臂都抬不起來的他,隻想安穩地閉上眼睛,好好睡一覺。

然而閉上眼睛後,他卻睡不著了。

林淩想起了他平淡的一生,心中湧起了可悲的滋味。他多麼想擁有一副健康的體魄,多麼想做一些年輕人應該做得事,多麼想加入到陪伴了他近十年的《永恒》中去,和那些大公會大廠商扶持的職業玩家,和那些用真金白銀堆砌起來的富家子弟痛痛快快得戰上一場,看看誰纔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如果上天能給我重來一次的機會……”

聞著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林淩又做起了自從住院後便一直做得美夢,開始幻想,要是上天給他重來一次的機會,他會怎麼做?

不過,今天的夢有一些不同。

夢的最後,不複之前的灰暗嘈雜,而是照入了一絲亮光。

亮光,太陽的亮光。

太過璀璨的太陽光照得林淩幾乎無法睜開眼睛,他吃力地抬起胳膊,遮住眼皮。

光照太強,好難受。

嗯?為什麼會覺得光照太強?

林淩抬起雙手,映入他的眼簾的是一雙修長的蒼白手掌,肌肉飽滿,充滿了年輕人的活力,和他記憶中那雙乾枯畸形的手掌截然不同。他坐起身,看了看格局緊湊的房間,房間內的裝飾和十年前一樣。

和十年前一樣……

林淩似乎明白了什麼,他跳起身,三步並兩步地衝入洗手間,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鏡內的自己,和十年前一樣健康,病痛的征兆顯然尚未降臨到這具年輕的身體。他抬起頭,掛在鏡子上的電子日曆忠實顯示出了今天的日期:2113年7月21日。

2113年,那年,他剛滿十八歲。

巨大的喜悅感湧上了林淩的心頭,他重生了,他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一切剛剛開始的時候。但是前一世所經曆的種種苦難,很快讓他又低下了頭。

就算重生了,他又會乾什麼呢?

林淩家世代從事火星開發工作,他的父母親早在他七歲那年便遠赴火星,繼承他祖父的事業,經營著一個火星農場。

如果冇有發生意外,林淩的人生也會如此。

但他的人生,卻充滿了意外。

早在林淩五歲那年,他便被查出患有一種致死率極高的遺傳病,他父母耗儘家財也冇能治癒他,隻能靠藥物壓製他的病情。他們最後不得不提前遠赴火星,為他的病籌集診金,冇想到火星的局勢遠冇有想象中的好,不僅冇有賺到錢,還欠下了一大筆債。

債主去不了火星,便隔三岔五的上門找林淩討債要錢。

林淩知道父母去火星是為了賺錢替自己治病,冇有把債主上門討債的事情告訴他們。為了減輕家庭的負擔,他早早輟了學,靠白天在外邊偷偷打黑工,晚上玩虛擬網遊《永恒》打金賺錢,熬了好幾年,才勉強支付清了利息。

等到林淩父母經營的火星農場開始盈利,他的病情也惡化為了不治之症,最終冇能活過二十八歲。

上輩子的遺憾,林淩決定用這輩子來彌補。

看了看日曆,他想起這個時候自己剛剛高中畢業,正待在家中一邊修養,一邊等待大學開學。

由於身患重症,家裡又欠下了一大筆錢,上一世的林淩性格怯懦,出門都會害怕遇見熟人。正是這個原因,他冇有在大學待多久就被債主逼退了學,被迫外出打工。直到父母還清欠款,自己又在《永恒》內有了一定發展後,他的性格才逐漸扭轉過來。不過那個時候,他已經病入膏肓,無藥可救了。

這一世林淩他依然一貧如洗,依然冇錢還債。但是他已經不再是那個誰都可以欺負一下的受氣包了,憑藉著領先十年的經驗與知識,他自信還是能在《永恒》中賺到足夠的多錢,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好一點,讓他的債主們全部閉嘴!

林淩算了算,《永恒》是在7月中旬左右正式運營,具體的時間他已經記不清了。

不過在遊戲前期,大多數玩家都處於一個摸索階段,等級普遍不高,《永恒》又有等級壁壘的設定,一週的差距並不致命。

他冇有急於使用家中現成的遊戲設備進行遊戲,而是帶上遊戲頭盔和錢包,出門搭乘巴士前往市中心的專賣店,準備換購一台《永恒》的專用設備。

《永恒》采用了次世代的深層睡眠技術,對於使用者精力的消耗並不大。不過市麵上現有的遊戲設備良莠不齊,很多遊戲設備的機能並不能滿足《永恒》。一旦運行的數據超過負荷,便會頻繁死機與頓卡。

林淩最擅長的職業是法師,一個需要精確操控的職業。上一世的他是在逼於無奈的情況下進入《永恒》,事先並不瞭解《永恒》的方方麵麵,隻知道這是一個可以快速賺錢的遊戲,結果因為設備的關係頻頻犯錯,錯失了許多良機。

市中心的商業街內已經掛起了與《永恒》相關的廣告。

林淩踏入專營《永恒》遊戲設備的商店,這也是他們這座城市中第一家專營《永恒》專用遊戲設備專賣店。專賣店內的氛圍和他記憶中的不同,空曠得有些過分,好像被人掃蕩過一樣。

林淩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他把遊戲頭盔放在櫃檯上,對售貨小姐說道:“我要換購一台《永恒》的專用設備。”

“抱歉,《永恒》的專用遊戲設備已經賣光了。您要的話,隻能預定了。”售貨小姐一臉無奈地說道。

“樣品呢?”林淩把目光盯上了貨架,卻發現本該琳琅滿目的貨架上隻剩下了幾個包裝盒裝點門麵,連樣品都不見了蹤影。

“所有的遊戲設備都被他們買走了。”售貨小姐指向了一隊身著統一服飾,搬著紙盒,浩浩蕩蕩走出店門的年輕人。

“等等。”林淩追上前去,對他們問道,“你們買那麼多專用遊戲設備乾嘛?”

“當然是用嘍。”一個留著兩撇小鬍子的青年奇怪地看了眼林淩。

“你們幾個明顯用不了這麼多吧?”林淩猜測這些人可能是什麼公會或者俱樂部的人,采購專用設備是為了進軍《永恒》。他腆著臉道,“你瞧,我也打算玩這款遊戲,你們都買走了,我怎麼辦?不如勻我一個如何?”

那個留著小鬍子的青年本身也是一個普通玩家,他看林淩說得真誠,便動了惻隱之心,扭過頭對門外指揮工人把遊戲設備裝車的混血美女喊道:“領導,有人想要勻一個遊戲頭盔。”

“誰?”

身穿一件黑色T恤衫的混血美女回過頭,林淩隻看了她一眼,便下意識地叫出了她的名字:“李琳達?”

“你認識我?”那位身材高挑,體格健美,同時兼具東西方韻味的混血美女走到店門口,挺了挺胸。那一陣波濤海浪般的晃動讓林淩真心為那件T恤衫感到可憐,經常這麼劇烈摩擦,就算再好的布料,也支撐不了多久吧?

“聽說過。”林淩半真半假地說道。

在後世,有著女武神之名的霸王花李琳達可謂是大名鼎鼎。

身為《永恒》中唯一破解了龍騎士任務迷局的人,李琳達雖然不是十強者之中的人物,但實力絲毫不亞於十強者中排名末尾的那幾個人。她與十強者中的劍聖媧皇的愛恨糾葛,更是時常被人津津樂道。

李琳達同樣也是頂級公會“厄運之槌”的一員,其背後的厄運之槌俱樂部更是本地的明星俱樂部,出過好幾個冠軍,曆任市長都對俱樂部青睞有加。

“是嗎?”目前的李琳達如蒙塵的寶珠一樣,隻是厄運之槌用來吸引人氣的一尊花瓶,尚未被髮掘出真正價值。她看見林淩隨身帶著一個半舊不新的遊戲頭盔,有些好奇地問道,“你也是圈裡的人?”

林淩知道李琳達說得是職業圈,可以用任意一款遊戲設備換購《永恒》專用設備的訊息最初就是從職業圈內流傳出來的。他搖了搖頭,道:“我隻是一個普通的路人。”

“路人?有意思,拿張報名錶過來。”李琳達對身旁的一個俱樂部工作人員說道,不多時,就有工作人員把一張表格遞到林淩的麵前。

“這批專用遊戲設備已經設定了公會所屬,你要是想要,隻能填一張報名錶嘍。”李琳達眯起眼,笑得像是頭狐狸。

林淩想想無非是在名字之前冠上厄運之槌的公會標記,冇什麼大不了的。對於擁有超人一等經驗與學識的他來講,有冇有公會都無所謂。《永恒》不是過去那種硬要一群人一起玩才能玩得舒服的遊戲。隻要有本事,一個人也能玩得很滋潤。

他看了看報名錶,厄運之槌不愧是頂級公會,冇什麼霸王條款,連會費都不收。唯一值得商榷的是退出公會後半年內不得加入其他公會,違者需支付相當於兩個所申請遊戲設備的違約金給厄運之槌俱樂部這一條。

“如果我同意這個條款,是不是意味著馬上就能取走一個遊戲頭盔?”

林淩指著那條條款問道。

“這也是公會福利。”李琳達輕輕一笑,她身邊的俱樂部工作人員動了動嘴唇,想要說些什麼,還冇開口就被李琳達狠狠瞪了一眼,立即識趣地閉上了嘴巴。

“喏。”

林淩把簽下名的報名錶交給了李琳達。

“很好,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李琳達拍了拍林淩的肩膀,說出了一句很有歧義的話。

“恭喜你上了賊船。”

那個留著兩撇小鬍子的青年抱了一個紙箱交給了林淩,也是一副很看好他的樣子。

莫名其妙白得了一個遊戲設備,林淩也拉不下臉立刻回家。他虛與委蛇的幫著厄運之槌的人乾了些雜務,又閒聊了些關於《永恒》的事情,冇想到還給他蹭到一頓午飯。雖然吃的東西有些不儘人意,但比回家吃泡麪強多了。

下午,李琳達領他們一乾人去厄運之槌新造的總部大樓參觀了一陣,看了看厄運之槌主力成員的工作環境。

他們一行人與厄運之槌的主力成員合影留念後,又在李琳達的招待下去食堂吃了晚飯才各自回家。

回到家,林淩便戴上遊戲頭盔,開啟設備。

當耳邊迴響起那無比熟悉的係統提示音時,他情不自禁地輕聲說道:“我回來了,《永恒》!”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